??网站首页?|?历史上的今天?|?精彩文摘?|?历史事件?|?历史人物?|?图说历史?|?节日大全
?当前位置: 非常日报 >> 好文分享>> 正文
?杨得志上将用兵到底有多快:闪电走如飞 疾风扫沙场
http://www.verydaily.com 2019-10-21 非常日报
文章导读】将军像闪电,行走如飞;将军似疾风,横扫沙场。如果有人想探寻杨得志上将用兵的最大特点是什么的话,那么“兵贵神速”将是他得到的最终答案。

  将军像闪电,行走如飞;

  将军似疾风,横扫沙场。

  如果有人想探寻杨得志上将用兵的最大特点是什么的话,那么“兵贵神速”将是他得到的最终答案。

  将军的性格快、思维快、动作快、用兵快,将军的一生都离不开“快”字。

  飞兵突破乌江──迅雷不及掩耳

  乌江,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“生死江”。

  杨得志曾用浓重的湖南口音,叙述了当年红军突破乌江的情景:1934年11月,红军在长征中血战湘江,损失惨重,全军后卫的一个师,所剩无几。虽然蒋介石的第四道封锁线被突破,但局势并没有缓解。吴奇伟、周浑元、薛岳等蒋介石的精锐部队紧追不舍,湘、粤、桂等地军阀处处设防,数十万大军像黑云一样压向疲惫的红军,局势万分危急。

  生死关头,毛泽东改变了中央红军到川黔湘边与红二、红六军团会合的主张,率领红军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发。这一转移,出乎蒋介石的意料,但他并没有绝望,因为他手中还有一张乌江的“王牌”。蒋介石命令数十万大军扑向乌江,企图消灭红军。

  于是,乌江成为决定红军命运的“生死江”,成为蒋介石消灭红军的“天险江”。

  危难中,先遣团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团长杨得志受命率部强行突破乌江,为全军开路。

  这是一场比拼速度的战斗。红军和蒋介石的兵力谁先到乌江,谁就获得了胜利。杨得志率先遣团拼命开赴乌江。当时,贵州细雨小雪连绵不断,落地结冰,路面像泼了一层桐油,当地群众称“桐油凌”。一路行军,官兵不知摔了多少“桐油跤”,但行军速度不但没有减慢,反而加快了,官兵们白天走,夜间走,急行军转为强行军。经过几天几夜的强行军,先遣团抢在国民党军主力之前到达乌江渡口──龙溪。

  乌江,水深流急,白浪滔天,吼声惊人,两岸几百米高的大山,刀削一般直耸云天。对岸有当地军阀侯之担一个团凭险防守。杨得志迅速集中全团枪、炮向对岸敌人开火,敌人山顶工事飞上了天,残敌退往山后。

  敌人被暂时压了下去,但渡江成了难题。船被敌人破坏,连块木板也难找,船渡不可能了。架桥,没材料;凫水,湍急等于白送死……渡江方案一个个提出来,一个个被否定。

  官兵拼命抢来的时间,在江边一分一秒地消耗着。关键时刻,杨得志发现江中漂着一根竹子。他和政委黎林商量,用扎竹排的方式渡江。

  竹排扎好了,全团选了8名水性好的勇士先行试渡。

  10米、15米,竹排在波峰浪谷中前进。突然,一个小山似的巨浪向竹排凶猛地扑去,勇士全部被水吞没。转眼间,又从水中冒出来。“啪”的一声,竹排又撞在礁石上,接着又被激流卷到漩涡中。竹排翻了,8名勇士被漩涡卷走,全部牺牲。

  杨得志在悲痛中组织第二梯队渡江。这次他们在竹排上绑了扶手,并在下游水流较缓的地方选择了渡点。十几名战士前仆后继,又冲向凶猛的乌江。

  “砰!砰!砰!”对岸重新反扑回来的敌人,发现了渡江的红军第二梯队,疯狂阻击。红军战士在枪林弹雨和急流中,拼死向前,一个个竹排像箭一样飞向对岸。红军官兵冲上了对岸,爆炸声、喊杀声,震撼山谷。乌江天险被突破。

  先遣团顺利过江,红军主力顺利过江。蒋介石得知这一消息后,犹如“迅雷”轰顶,不知所措。杨得志率领红一团又“疾风”北上。

  抢渡大渡河──生命在于时间

  1935年5月,大渡河这道天然屏障,横亘在红军的面前,挡住了红军长征的去路。

  蒋介石总算在乌江的“迅雷”中清醒过来,他那赌徒一般的双眼,又盯上了地图上的大渡河。

  大渡河是岷江的一条支流,传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领袖石达开,曾全军覆没在此地,蒋介石梦想红军成为第二个“石达开”。他接受了乌江行动迟缓的教训。严令薛岳、周浑元、吴奇伟数十万大军火速奔往大渡河。电促四川军阀刘湘、刘文辉死守大渡河所有渡口。蒋介石得意了,他狂妄地叫喊:“前有大渡河,后有金沙江,十万大军左右夹击,共军插翅难飞。”

  然而,蒋介石这次又做了黄粱梦。

  刘伯承、聂荣臻在离大渡河80多公里的村庄,向先遣团长杨得志下达了强渡大渡河的命令,刘伯承、聂荣臻反复强调3个字:“抢时间!”

  的确,甩掉蒋介石数十万大军,需要抢时间;出奇制胜,强渡大渡河需要抢时间;使红军转危为安,也需要抢时间。杨得志向全团指战员说:“时间就是生命,红军决不是第二个石达开。”

  天下着瓢泼大雨,道路泥泞不堪,杨得志带领全团官兵冒雨强行军70多公里,一口气赶到了大渡河渡口安顺场,迅速投入战斗。敌人在我岸一方的两个连被全歼。在渡口,战士们缴获了一条船,这是敌人自留的运输船,后来成为红军强渡大渡河的唯一渡船。

  大渡河像怒吼的凶神,四五公里外都能听到河水的涛声。安顺场两岸是高山,河宽300多米,水深十多米。湍急的河水,碰上礁石,卷起冲天白浪,架桥、凫水都不行。河对岸有敌一个团死守,过河难过登天。

  党中央显然也意识到了渡河的难度,在命令红一团强渡大渡河的同时,又命令红四团在大渡河上游强夺泸定桥。

  杨得志深感责任重大,他决定成立渡河奋勇队,拼死强渡。17名勇士组成的渡河奋勇队每人一把大刀,一支冲锋枪,一支短枪,五六枚手榴弹,在熊上林队长的带领下整装待发。

  杨得志在向17名勇士交待任务时,仍突出个“快”字:“快速渡河、快速上岸、快速占领岸头阵地。”他用期望的口气说:“同志们!红军的希望,就在你们的身上。”勇士们发誓:“坚决渡过河去,消灭对岸敌人。”

  唯一的木船载着勇士和船工们像离弦的箭,射往对岸。杨得志在望远镜中关注着勇士们。突然,敌人碉堡中,喷出一道道火光,一名勇士负伤,杨得志大声呐喊:“给我开炮!”我军神炮手赵成章几发炮弹就让敌碉堡飞上了天。我军机枪、步枪一齐开火,掩护勇士向对岸逼近。

  木船在波涛中奋进,船工和勇士们一桨一桨地拼搏。突然,敌人一发炮弹落在了船边,掀起一个巨浪,小船一阵剧烈地晃动。刚平稳下来,又碰在一块大礁石上。尔后,猛烈地旋转起来,向漩涡中滑去。杨得志的心随着小船颤动起来,千钧一发之际,几名船工跳入水中,拼命地用背顶着船,另外的船工和战士奋力撑篙,船终于脱离险境,驶向对岸。

  勇士们顶着敌人的弹雨冲上岸去。冲锋枪子弹、手榴弹一起飞向敌阵。短兵相接开始了,大刀飞舞,短枪连击。阵地上的敌人被击溃了,大股敌人又从邻近的小村中向勇士们蜂拥而来。杨得志在望远镜中看到后,挥臂猛喊:“给我猛轰!给我猛打!”炮弹、枪弹掠过河面向敌群飞去。

  敌人的增援被打退了,岸头阵地巩固了。红军大队人马陆续过江。大渡河强渡成功,有力地配合了红四团抢夺泸定桥,使红军在长征路上又一次转危为安。

  角逐清风店──胜利就在大腿上

  1947年9月的清风店战役,是杨得志一生中运动歼敌最精彩的一战。用杨得志的话来说,清风店战役有4快:战场变化快、敌人行动快、我军追歼快、战役结束快。

  1947年,解放战争面临着我军大反攻时期的到来。蒋介石为了苟延残喘,将其华北主力相对集中:令其十六军驻守在河北雄县一带;九十四军配置在涿州一带;第五师驻防在徐水一带;新编第二军驻守在保定;其主力罗历戎的第三军镇守石家庄,形成了确保平、津、保三角战略要地的部署。时任晋察冀野战军司令的杨得志根据晋察冀军区的指示,决定采取围城打援的战法,将敌人一口口吃掉。

  战役第一阶段,杨得志令陈正湘和李志民领导的第二纵队,以最快的速度,猛攻徐水的国民党第五师;令郑维山、胡耀邦领导的三纵和曾思玉、王昭领导的四纵负责打援。开始,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以为攻击敌五师后,保定一带的敌人会来增援,而盘踞在河北重镇石家庄的罗历戎不敢轻举妄动。谁知,二纵围攻徐水城时,不仅其他方向的敌人赶来增援,罗历戎也亲自率第三军增援徐水。这一胆大妄为的行动,是由蒋介石坐镇亲自决定的。蒋介石妄想对我军造成南北夹击的局面,以解徐水之围。

  战场发生了出乎预料的突变。我军做梦都想吃而又难以吃到口的肥肉,自己送到了嘴边。吃肉的最好“餐桌”是罗历戎增援的必经之路──清风店。当时,罗历戎的第三军离清风店45公里,而我军主力距清风店最近者75公里,最远者125公里。因此,能否吃上这块肥肉,一切都取决于时间。

  正在作战途中的杨得志和政委杨成武、参谋长耿飚商量决定,立即向部队下达命令,进军清风店。

  从发现敌情变化到下达进军清风店的命令,不到半小时。

  所有部队接到的命令都强调:要快!要快!!要快!!!

  各级战斗动员也突出了“快”字:“时间是无情的,胜利就在大腿上!”“走不动也要走,爬着、滚着也要追,累死也要抢在敌人前面!”……

  24小时之内,我军主力走完了百多公里的路程,把罗历戎的第三军死死围困在清风店。罗历戎面对天降神兵,大惊失色,连忙求助于他的直接上司十一战区司令官孙连仲,这位司令官像疯狗一样的大吼:“共军连辆汽车都没有,他们靠什么在20多个小时内从保定赶到保南的清风店?他们会飞吗?他们是神行太保吗?”

  很快,杨得志指挥晋野主力向围困之敌,发起了总攻。罗历戎的“梅花形”防御体系被突破,孙连仲派来的10多架增援飞机,一架被击落,一架被击伤。

  清风店战役,我军歼、俘敌近3万人,生俘罗历戎等正、副军长及其他将校级军官10多名。聂荣臻在祝捷大会上兴奋地说:“这次歼敌打得很干脆,从军长到马夫没一个逃跑掉。蒋介石在北平坐镇指挥也救不了他们!”

  清风店战役在我军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,“沙场疾风”杨得志也军史留名。

  围攻新保安──神兵跑断飞毛腿

  平津战役前,傅作义把40多个师摆在津沽、北平、张绥三个防区,形成了一个1000多公里的“长蛇阵”。“蛇头”在津沽;“蛇尾”在归绥。摆出一副既可固守,又可以从海上南逃或向绥远西窜的态势。

  傅作义的“长蛇阵”为我军实行战略包围和战役分割,斩头剁尾,各个歼灭提供了极好的条件。为此,毛泽东为平津战役做了三个阶段的部署:第一阶段,完成对敌军的分割包围,但围而不打,或隔而不围;第二阶段,从新保安开始,然后张家口、天津,依次各个歼敌;第三阶段,解放北平。

  毛泽东胸有成竹后,便开始点将。他想到了“用兵神速”的杨得志。于是,二兵团司令员杨得志、政委罗瑞卿、参谋长耿飚所部,成为平津战役中毛泽东手中的“王牌”。

  1948年11月26日凌晨,毛泽东第一封催战电报发往正在河北省曲阳一带的二兵团。电报命令:“杨罗耿率二兵团于今26日由曲阳出动,以5日至6日行程进至涿县、涞水以西地区待命。”27日午夜,毛泽东又来电命令二兵团“12月1日集中于易县西北紫荆关地区隐蔽待命”。

  与此同时,毛泽东令杨成武率三兵团29日完成了对张家口敌十一兵团的包围,但“围而不打”。

  在北平的傅作义得知张家口被围,大惊失色。他担心将来断了返回绥远后路,急令其“王牌”三十五军,从北京丰台火速西援张家口。

  傅作义对心腹、三十五军军长郭景云交代,此去张家口要“快去、快打、快回”。三十五军是傅作义的主力,守卫北平,离不开这张“王牌”。

  郭景云不愧是国民党的一员虎将,用兵神速,第二天下午就率所部赶到了张家口。

  在三十五军离开北平后,我秘密入关的东北大军先遣兵团突然出现在北平东北的密云一带。傅作义又一次大惊失色,亲自坐飞机到张家口,令三十五军火速返回北京为其保驾。

  然而,毛泽东是绝不会让上了“钩”的三十五军,再脱“钩”的。他把“姜太公”的重任交给了杨得志。

  12月4日,毛泽东在19个小时内连续给杨得志发了3封电报。凌晨2时,令二兵团“应以最快手段攻占下花园地区一线”;下午4时,又令“务以迅速行动,以全力包围宣化、下花园两处之敌”;夜间9时,毛泽东更加明确指出二兵团最重要的任务是“务使张家口之敌不能东退”。三封电令,急如星火,杨得志深感责任重大。

  此时的二兵团,大部分部队在平张线和大洋河以南,只有四纵队十二旅在新保安附近执行牵制任务。

  接到命令后,杨得志率二兵团旋风一般奔赴阻击地。大洋河覆盖着薄冰,部队来不及架桥,官兵们冒着刺骨的冰水徒步涉河,浑身冻得发紫,棉裤和上衣下摆冻在了一起,迈步都很困难,但没有人停步,全力赶路。尽管这样,行军速度与车轮滚滚的三十五军相比,仍处在落后状态。

  于是,毛泽东又来电催战。6日清晨3点多钟,毛泽东令二兵团“全力在宣化、下花园一线坚决堵击”敌人。杨得志在行进间阅读电报时,作战参谋赶来报告:“三十五军已经越过下花园,奔新保安了!”尽管作战参谋的声音是颤抖的,但对杨得志来说却是一声惊雷!

  三十五军越过下花园,等于二兵团没有完成毛泽东下达的将敌阻击在宣化、下花园一线的任务。更为严重的是,三十五军一旦过了新保安在怀来与敌一0四军会合,等于我军的战略部署落空,等于给平津战役带来被动,等于二兵团铸成历史大错!

  而下花园离新保安又只有15公里,对于全部机械化的三十五军来说,易如反掌。危急时刻,毛泽东又发来电报。从这封电报内容来看,毛泽东显然有些发火了:现三十五军及宣化敌一部正向东逃跑。杨罗耿应遵军委多次电令,阻止敌人东逃。如果该敌由下花园、新保安向东逃掉,则由杨罗耿负责……”

  杨得志身经百战,从上井冈山起,跟着毛泽东打了20年的仗,乌江、大渡河、清风店,从未贻误战机,这次却让敌人抢先了一步。这让他十分不安。

  但杨得志并没有向三十五军示弱,他把毛泽东的电报当做鞭策,竭尽全力抢回在下花园一带失去的战机。他和罗瑞卿、耿飚,对眼下的情况做了客观分析:下花园到新保安中间还有个鸡鸣驿,新保安一带还有二兵团的十二旅,这说明,挽回战机还有一线希望。

  于是,杨得志命令十二旅拼死堵住三十五军;命令已经强行军五昼夜多的二兵团主力拼死赶往新保安。

  奇迹终于出现了。十二旅血战抗敌,迟滞了三十五军的前进。12月8日,连续六昼夜急行军的二兵团主力将三十五军死死围困在新保安。

  二兵团虽然比中央军委和毛泽东要求的时间晚了一天,但毛泽东和军委得知三十五军被围新保安的消息后,立即发来了表扬通报。

  三十五军被围后,杨得志根据毛泽东的战略部署,采取“围而不打”的方针。三十五军是傅作义的命根子,他不能不管。傅作义急令暂三军、一0四军和十六军出兵新保安,接应三十五军,大大分散了北平的兵力。

  围困三十五军,为平津战役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我东北军主力全部入关,使毛泽东成功地完成了平津战役兵力部署。

  12月21日,中央军委命令向新保安发起全面攻击。杨得志统领二兵团和冀察热军区三兵团的部分部队于14点发起进攻,打响了平津战役“各个歼敌”的第一仗。我军官兵以秋风扫落叶之势,向三十五军发起攻击,敌人溃不成军。22日17时,三十五军1.9万余人被全歼,生俘敌少将副军长王雷震,军长郭景云自毙身亡。

  新保安作为我军着名的运动战被载入军史,“沙场疾风”杨得志为创建新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相关词条: 开国上将 杨得志
好评
(
0
)
差评
(
0
)
Copyright 2009-2010, LUCKCOM Co.,All rights reserved
电话:010-51660219 传真:010-51662132